藝术雲小小君

工设专业,大一忙成狗,更新随缘请见谅

《刺猬的优雅》——生死价值

我叫荷妮,54岁

我在巴黎当门房已经27年了

这是栋只有5户的豪华大套房

每户都有人住,每户都好大

“说说你自己……”

我是个寡妇,

个子矮小,相貌丑陋,身材肥胖,一双脚丫满是老茧

有时候早上起床,嘴巴还跟长毛象一样臭

我从没上过学,一直都很穷,

毫不起眼,微不足道

我一个人住,只有一只肥胖的懒猫陪伴着我

这只猫只有一个特点,

当他心情不爽时,

爪子会发出臭味。

我虽算不上和蔼,却还称得上彬彬有礼

虽然大家不喜欢我,不过大家还是能忍受我,

因为我完全符合大家心中的门房典型:

又老又丑,脾气暴躁,

老是黏在电视机前面

一旁套着针织枕套的抱枕上,还有只肥猫在打呼噜

外加什锦砂锅香味四溢

“好了,你什么都知道了……”

「真的全都知道了吗?」

一只名叫列夫的猫,他的名字绝不是信手拈来

有谁知道门房小小的居所背后,是书籍的乐园

列夫·托尔斯泰,

和他的作品《安娜·卡列尼娜》

这位门房绝不只是门房

从外表看,她满身都是刺,是真正意义上的无坚不摧的堡垒,但直觉告诉我,从内在看,她不折不扣地和刺猬一样的细腻,刺猬是一种伪装成懒洋洋样子的小动物,喜欢封闭自己在无人之境,却有着非凡的优雅。

我们都是孤独的刺猬,只有频率相同的人,才能看见彼此内心深处不为人知的优雅。

“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,而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”

与小津格郎的相遇,是荷妮不幸中的万幸

然而当二人终于有了可以敞开心扉的伴侣时,

飞来横祸结束了一切

弥留之际,格郎焦急的脸定格在模糊的视线里

美丽将被这悲剧永远封存

“重要的不是死亡,而是死亡的那一刻你在做什么”

「荷妮,死亡的那一刻您在做什么呢?」

追逐星辰,莫似那金鱼在缸中残了此生。

(纯属自娱自乐_(:зゝ∠)_,以及发一波安利)

评论

热度(6)